主页 > 国内 >

朝鲜局势失控危险_获救后想喝可乐男孩讲述废墟下80小时

(此文发表于2008年5月)

虽然右臂截肢,薛枭依然微笑着面对一切 陈蒙川 摄

讲述者:薛枭

绵竹市汉旺镇东汽中学高二学生 17岁

被困废墟80个小时,被救出来后的第一句话是:“叔叔,我要喝可乐,要冰冻的。”这一句话,让薛枭被喻为“逗乐了悲伤的中国”的人。昨日,躺在川大华西医院骨科病床上,薛枭床头柜上和病床下,摆放着很多瓶可乐,这都是记挂着他的人们送来的。他可以尽情喝可乐了,不过,他今后只能用左手喝可乐了。挣脱死神的魔爪后,他的右臂不得不被截肢……

废墟下:

报名 一瓶水 歌声

还有手机游戏

5月12日14时08分,薛枭坐在4楼教室里上课。化学课,化学老师唐三喜(音)刚刚布置了几道习题,教室里很安静,班上45个同学都在埋头做题。快下课了,薛枭只想着要赶紧把老师留的习题做完。

突然教室剧烈地晃动起来,讲台上的唐老师最先反应过来,他大声叫着:“地震了,大家不要慌。”但大家都很慌,薛枭和几个同学赶紧往桌子下钻,几秒钟的时间,整个教室垮塌了。薛枭只感觉脚下一空心里一空,人直往下掉,轰轰几声巨响之后,四周突然变得异常安静。

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薛枭被埋在一片黑暗之中,耳边传来呜咽的哭声,哭声让他的心里很慌乱。“我是龙锐(音),还有谁在?”一个声音从头顶传来,“我是李春阳”“我是肖行(音)”……十几个声音陆续响起,熟悉的声音让薛枭镇定下来,“我是薛枭!”在吼出这句话后,薛枭开始适应“新的环境”:右手被一块预制板紧压着,薛枭用左手去推那块预制板,想把右手解放出来,沉重的预制板纹丝不动;而双腿也被两块水泥板挤压住,左腿稍微松动些,薛枭用力挣脱掉左脚的鞋,将左腿从水泥板的缝隙中抽了出来,这让他稍微感觉舒适了些,他动了动右腿,除了疼痛之外,他的右腿无法动弹。最大的安慰和希望来自于头顶的一条缝隙,那里透出些微光,也让他能呼吸到外面的空气。

在最初的慌乱过后,薛枭感觉口渴,仿佛上帝创世般神奇,不但有了光和空气,水随后就传递到了薛枭的手中。这瓶水不知是哪位同学在废墟中刨出的一个塑料杯子,里面有兑好的糖水。有同学说:“每个人都只喝一小口哈,还有很多同学要喝……”当杯子传到薛枭的手上时,他只喝了一小口,杯子就空了。

头上的微光渐渐消逝,黑夜来临。为了让大家都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埋在废墟里的同学们开始唱歌,定下的规矩是:一个人唱两句后,下一个人接着唱。轮到薛枭时,他忘记了歌词,接不上去,乱哼了几声,黑暗的废墟里竟然响起断断续续的轻笑声。第一个晚上,薛枭没有睡觉,身边的同学也让他没有一丝害怕,他坚信自己一定可以出去。

光线再次从缝隙中透进来,同时也带来了新的希望。5月13日一早,外面的脚步声让同学们精神为之一振,十余个人在数了“1、2、3”后,一起大声呼救:“这里有人,快来救我。”救援人员发现了他们,救援正式开始了。

就在外面救援人员紧张实施救援时,废墟里面的同学们用聊天互相鼓励,说得最多的话题是出去后干什么。有人说“出去我要先喝水”,有人说我要去买喜欢的东西。这些闲聊让薛枭感觉就像是下课时分,同学们聚在一起的唠嗑,他静静地听着,没有参与,只要能出去,干什么都好。他喊了声被埋在自己上面的同学龙锐,问龙锐的手机还在不在。他伸手让龙锐将手机递给他,在废墟里,薛枭聚精会神地玩着游戏。手机上有四格电,他在消耗了一格电量后,把手机还给了龙锐。

5月13日的白天在期待中度过,薛枭不知道有没有同学被救出去,他感到困倦了。他对身边的马小凤说,“我就睡两分钟,你记得叫醒我。”马小凤不同意,她使劲喊着薛枭的名字,不让他睡,于是同学们都开始互相喊着名字,薛枭答应着,强撑着没睡。然而,在这一次报名中,有两个同学没有了回应,薛枭心里明白,他们可能永远不会再“报名”了。薛枭有些难过,但他还没有心慌,他觉得自己死不了,而就算死,还有那么多同学陪在一起。

反倒是陆续有同学被救出去后,消息层层传到薛枭的耳朵里时,薛枭心里有些发慌了:“什么时候才能轮到我呢?”一直没有饥饿感的薛枭再次感到无可遏制的口渴感,嘴唇干裂,他用舌头一遍遍舔着嘴唇,却好像连唾液都没有了。

救援中:

向遗体道歉 可乐之约

5月14日,头顶上挖出一条更大一点的缝隙后,一根管子伸进了废墟里面,那是救援人员递进来的葡萄糖水,薛枭喝了很多,其实他更想喝矿泉水或者饮料,因为这糖水实在不合他的口味。薛枭埋在最下面,又不敢动用机器,怕引起危房垮塌,救援工作一度进展缓慢。

5 yue 14 ri, tou ding shang wa chu yi tiao geng da yi dian de feng xi hou, yi gen guan zi shen jin le fei xu li mian, na shi jiu yuan ren yuan di jin lai de pu tao tang shui, xue xiao he le hen duo, qi shi ta geng xiang he kuang quan shui huo zhe yin liao, yin wei zhe tang shui shi zai bu he ta de kou wei. xue xiao mai zai zui xia mian, you bu gan dong yong ji qi, pa yin qi wei fang kua ta, jiu yuan gong zuo yi du jin zhan huan man.

14日晚上,薛枭没有支撑住,太累了,他睡着了。也不知睡了多久,他迷迷糊糊听见同学李春阳在大声叫喊他的名字,随后,又有一根棍子使劲捅到了他的身上,这下把薛枭捅醒了。李春阳说:“你把我吓死了,喊你半天都不说话,我以为你也不行了。”薛枭在黑暗中疲惫地笑了一下,只回了句:“我没事。”

5月15日白天,又有同学被救了出去,下午6时过,救援通道打通后,他看见马小凤很轻松地被救援人员拉了出去,薛枭听到马小凤冲着他大声喊了句:“坚持到底。”废墟里,薛枭在激动中期待自己获救的一刻。

救援人员开始接近薛枭,清理薛枭周边的杂物。由于有余震,救援人员不时退了出去,薛枭感觉不到余震,只是在救援人员再次进来时,他有点心慌地问:“叔叔,你们不会不救我了吧?”

寻找“可乐男孩”:自己签字手术

虽然右臂截肢,薛枭依然微笑着面对一切 陈蒙川 摄

“不会的,我们肯定救你出去。”

“那你们能不能搞快点把我弄出去?我要来不起了。”

救援过程中,这句话他翻来覆去问了好几遍。

于是救援人员反问他:“出来后你想干什么?”

“我想喝可乐,最好是冰的,太渴了。”

“好,你出来我给你买。”

“那你想要啥?我也给你买。”

“我给你买可乐,你出来后给我买根雪糕吧。”

“没问题。”可乐、雪糕,成了薛枭和救援叔叔之间的一个约定。

救援仍在进行。气温很高,埋在废墟里的薛枭觉得非常闷热,他的短袖外面还穿了件外套,由于不能动弹,他无法脱掉外套让自己凉快一点。极度的闷热让他焦躁不安,而在左腿的晃动中,他感觉到前方不远处有堆软绵绵的东西,很凉,挨着很舒服,好像是死者的遗体。他考虑了一下,将脚放在了遗体上,一阵冰凉的感觉从脚底传来,他在黑暗中独自喃喃念叨:“对不起,对不起。”

当晚7时许,压在薛枭身上的预制板终于被移开,薛枭被拉出了废墟。抬上担架后,薛枭没有忘记那个约定,他说:“叔叔,我要喝可乐,要冰冻的。”一听这话,抬担架的消防人员乐了。薛枭不知道外面正有电视直播,而他的这句话通过镜头,传遍了被悲伤笼罩的整个中国。

医院里:

截肢 自己的决定

16日他被转到了华西医院。由于右手臂伤情严重,同时感染了气性坏疽,必须截肢。当时薛枭的家人还没有赶到医院,爱好打篮球的薛枭自己做了决定:同意截肢,并用左手在手术书上按下了手印。目前,薛枭已无生命危险,他托记者转告所有关心他的人,“很感谢大家,我肯定会好起来,我还要考大学”。本报记者 饶颖 柯娟

背景

德阳汉旺镇东汽中学在此次大地震中部分教学楼坍塌,共计造成240多名师生遇难。薛枭是从废墟中被救出来的最后几名学生之一。在东汽中学参与救援的包括来自广东边防六、七支队,深圳边防支队,深圳武警医院和中国国家地震灾害救援队的救援人员。

对话

记者:被埋时和知道有同学遇难时,你怕吗?

薛枭:不怕,因为很多同学在,就算要死,也有很多人陪你一起死。

记者:为什么一救出来就要喝可乐?

薛枭:那是叔叔救我时为鼓励我给我的一个愿望,而且我本来就渴。

记者:你知道救援你的叔叔是谁吗?

薛枭:不知道,但我很希望能和他们见面,兑现可乐和雪糕的约定。

记者:网上盛传你不幸身亡,怎么看待这事?

薛枭:我一点都不在乎这样的传言,他们其实也是关心我,只是可能搞错了情况。我活下来了,没什么比这更幸运的事。

记者:现在截肢了,对未来有想法吗?

薛枭:我会试着用左手干很多事情,我数学很好,曾想过当科学家,不知道还行不行。我还特别喜欢打篮球,只怕今后打不成了。

记者:能够面对地震带来的一切吗?

薛枭:还好吧,我觉得这事并没有给我带来压力,也没留下什么阴影,我现在只想继续把书念完,以后能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当前文章:http://www.g3mcg.com/cjwmo/119110-467717-44344.html

发布时间:03:56:22

www.88cbt.com??香港赛马会开奖结果直播??本港台开奖??马会开开奖结果??夜明珠ymz2??小青年开奖结果??34353.com??香港六彩开奖结果今晚??王中王最快开奖现场??493333管家婆图??

相关文章
bett365体育投注英超_365网上体育投注_365体育投注提前结束投注图文
最热文章